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在国家博物馆中见证最早的“中国”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30 14:26:00     来源:互联网    

“宅兹中国”四字出自西周早期的青铜器何尊铭文,是目前所知“中国”一词的最早出现。尽管与专有国名“中国”差异显著,但这种提法与国名“中国”的出现之间仍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关联。

从西周早期著名礼器何尊,到记载武王伐纣准确时间的国之重宝利簋,再到记录周王世系、承载家族荣宠的墙盘、逑盘,能够证经补史且具有高度历史研究价值的乐器秦公镈……

据悉,8月14日,“宅兹中国——宝鸡出土青铜器与金文精华”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精选青铜器文物140余件,系统展示宝鸡及其周边地区出土青铜器铭文中的艺术、故事和智慧。

何尊西周早期1963年陕西宝鸡县贾村镇出土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

据国家博物馆公布的资料介绍,陕西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宝鸡是著名的“青铜器之乡”,出土了大量有代表性的重要青铜器。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陕西省文物局、宝鸡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宅兹中国——宝鸡出土青铜器与金文精华”展,就是要系统展示青铜器与金文丰富深厚的文化内涵,彰显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独特魅力。

2020%2F0815%2Ff21f4168j00qf34sv001kc000u000k0c

展览陈列现场

据悉,此次展览分“吉金文字 交相辉映——金文的艺术”“鸿功令德 铭传万世——金文中的故事”“天人之际 智慧存焉——金文中的智慧”三个单元,遴选宝鸡及其周边地区出土的青铜器精品143件,其时代涵盖商周秦汉等中国青铜时代的主要时期。参展展品均具有非常显著的代表性。所有文物中,一级品65件、二级品62件、三级品11件。其中展出的何尊是西周早期成王时的青铜器,其内底铸铭文12行122字,记载了成王在其亲政五年时,于新建成的东都洛邑对其下属“宗小子”的训诰,其中提到周武王在世时决定迁都于洛邑,即“宅兹中国”,与《尚书》中的《洛诰》《召诰》等文献记载可相互证,起到了证实补史的作用,为西周历史的研究和青铜器的断代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铭文中“宅兹中国”,是目前所知“中国”一词的最早出现。“中国”在这里的含义,是指西周王朝的成周地区,即“天下”的中心——伊河、洛河流域以洛邑为中心的中原地区 。尽管与专有国名“中国”差异显著,但这种提法与国名“中国”的出现之间仍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关联。

吉金文字从商代早中期就已经开始萌生,其后日益繁复、丰富,至秦汉时期仍然广为流行。在这一千五百年左右的时间内,金文因时而异,因世而异,因地而异,渐次谱写出早期中华文明的异彩华章。它们既生动反映了中国文字造型和艺术的早期发展历程,也深刻承载着中国上古社会形态的演变轨迹。在“吉金文字 交相辉映——金文的艺术”这一单元展出有青铜器墙盘、折觥(gōng)、兴簋(guǐ)等。

墙盘西周中期(共王)1976年扶风县法门镇庄白村一号铜器窖藏出土宝鸡周原博物院藏

其中墙盘是西周共王时期微氏家族的史墙为祭祀祖先所作的礼器,他是微氏家族的宗子,任王朝史官。铭文的前半段称扬数代西周天子的功烈,历数文、武、成、康、昭、穆、共七代周王的文治武功,其后褒颂微氏家族的历史传承,详述高祖、烈祖、乙祖、亚祖祖辛、文考乙公及史墙本人等六世族人辅佐天子、奉事周邦的荣耀与贡献。由于该器属于考古发现的西周礼器,铭文直录当时的史官文辞,陈述共王时代对于此前诸王的认识和评价,如实反映了西周王朝的正统理念。铭文既反映了西周前期诸王文治武功的大格局,又反映了微氏家族世代变迁乃至个人荣宠的小传统,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和史料价值。

墙盘西周中期(共王)1976年扶风县法门镇庄白村一号铜器窖藏出土宝鸡周原博物院藏

商周秦汉时期,祭祀、宴享等礼仪活动是贵族社会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青铜礼器则是参与、见证此类活动最核心的物质文化遗存,承载着政治、等级、礼仪、文化、信仰、审美等多方面的精神内涵。制作青铜礼器时,作器者往往将自己的宗族背景、社会活动、功名利禄、家族荣耀等内容铸刻于器表,铭以记之,传之后世。在“鸿功令德 铭传万世——金文中的故事”中,秦公镈(bó)(丙)、利簋、四十三年逑鼎(辛)都是此次展出的重器。

秦公镈(丙)春秋早期1978年1月陕西宝鸡县阳平公社杨家沟太公庙出土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

其中,秦公镈(丙)铭文能够证经补史,具有非常显著的历史研究价值。铭文记载了东周时期秦国公室先祖、文公、静公、宪公、秦公共五代世系。据文献记载,周幽王被犬戎杀死之后,秦襄公护送平王东迁有功,平王乃赐其岐以西之地,襄公受封,开始与诸侯通使并互致聘享之礼。铭文中赏宅受国的先祖,应该就是秦襄公。世系中的最后一位即作器者秦公应为秦武公。另外,其他的祖先名号、顺序则可以印证《史记》所录的几种不同秦公世系版本的互相矛盾、不实之处。

利簋的作器者为利,任周王朝史官,因参与征商之战而受到武王赏赐,故铸此礼器以祭祀其祖先檀公。铭文明确提到了武王征商,这是中国早期历史上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尤其难能可贵的是,铭文记载了武王伐纣的具体时间是在甲子日,并提到当天清晨岁星(即木星)当空的天文现象。此外,铭文还指出,仅仅一日之内,武王就取得了征商关键战役的最终胜利。作为几乎堪称现场报道式的史官记录,以上信息的真实性显而易见,这对于我们了解武王征商这一重大事件,进而认识商末周初的关键历史分野和时间坐标,都具有无与伦比的珍贵价值。

利簋西周早期1976陕西临潼县零口镇西段村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四十三年逑鼎(辛)是记录西周册命典礼最完整的铭文之一。铭文详尽记载了典礼流程的各个环节。“授王命书”“受册,佩以出,返纳瑾圭”等细节,也是册命典礼的重要内容,但被多数册命金文所节略,本铭则详加记述,非常珍贵。

据国家博物馆资料介绍,本铭不是逑第一次接受册命,周王此前曾命其辅助荣兑管理四方虞林,现在又增加职守,委任他管理历人。在宣读任命之前,周王首先赞扬逑的祖先辅佐先王的功绩和先王的恩宠。在前人有功有宠的背景下,委任新的官职,这是西周官僚世袭制度的重要特点。勉励之语极尽详备,赏赐物品非常丰富,也是本铭文的一大特点。

四十三年逑鼎(辛)西周晚期2003年1月眉县马家镇杨家村西周铜器窖藏出土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

从万象滋生的自然天文,到纷繁芜杂的社会人文,上古时期的先民们对于天人之际的许多问题都已作出自己思索,得出了自己的答案,并且在天道与人道之间建立了特殊的纽带。青铜器作为祭祀、宴享的礼仪之器,某种意义上堪称沟通人与自然的神器,其表面铸刻的金文则充分体现了作器者对于成就功名、光耀祖先、万年永宝的踌躇满志与热诚企盼。在第三单元“天人之际 智慧存焉——金文中的智慧”展出的代表性青铜器有伯吉父鼎、叔五父匜(yí)、单五父壶等。

单五父壶

据悉,在展示设计方面,国家博物馆充分利用空间节奏,突出重点展品,将何尊、利簋、墙盘、簋、秦公镈等最精彩的代表性展品置于独立柜或十字形、多边形特制展柜之内,便于多角度仔细参观。而在细节呈现方面,主办方则尽量将青铜器铭文以完整、清晰、可观的方式呈现给观众,盖上有铭文的青铜器尽量分离展示。青铜器铭文以照片、拓片、视频解读、多媒体数控等多元手段立体化呈现在展览的各个位置,释文以简体形式对应排列。

2020%2F0815%2Ff521e2f6j00qf34sv001qc000u000k0c

展陈现场

“中国国家博物馆高度重视全面展示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塑造多元一体的中华文化形象。希望广大观众通过此次展览,切身感受中国古代青铜器铸造工艺的精美绝伦,深入了解青铜器与金文文化的博大精深,深刻感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和道德精髓。”主办方表示。

热门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