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任伯年群仙祝寿图》,最大规模的复刻作品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21 14:25:48     来源:互联网    

1900年(清光绪廿六年)朵云轩笺扇庄正式成立,到现在已走过双甲子。在朵云轩120周年之际,“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前不久陆续采访了曾在朵云轩工作的前辈们,打捞那些朵云轩久远的往事。

朵云轩木版水印分公司总经理郑名川自2000年进入朵云轩工作,参与了朵云轩有史以来尺幅最大的木版水印作品——《任伯年群仙祝寿图》。他回忆道,这套作品完成于上海世博会之前,需要绘制的勾描稿、刻印的雕版数量都接近2000件,水印工序更是需要反复手工套印多达万余次。其纸张的长度和金笺质感决定了无法印很多套,最终印数为10套,也是绝无仅有的。

《群仙祝寿图》是中国画大家、“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任伯年的经典巨制。

任伯年,号小楼,浙江绍兴人,其绘画在清末画坛犹如奇峰崛起,代表着传统艺术的一个新的高度。他的人物画既具有总结性,又富有前瞻性。上接陈洪绶、八大山人、华嵒、闵贞、费丹旭、任渭长、任阜长之衣钵,下启徐悲鸿及蒋兆和之新一代画风。他不仅是“海派”中的佼佼者,而且也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位大师。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

《群仙祝寿图》作于金笺之上,由十二条通景画构成。全图尺幅高206.8厘米,横宽720厘米(每幅条屏宽59.5厘米),表现46个神仙人物共赴王母的寿筵祝寿的仙灵境界,场面宏大,内容祥瑞。对于这幅巨制,唐云先生曾写文章谈到,“‘群仙祝寿图’,尽管是在描写民间传说中的神仙故事,但一举一动都反映出人的性格和情感。把行动诡异的仙人和举止窈窕的仙女种种神态,对照起来看,分外有趣。仙女和仙人,有从空中来,有从海上来,来的地方不同,画面似将各地不同的习惯和性情都表达出来了。一只白鹤,忙着跨上白玉阑干,展翅起舞,回头迎生,竟似一个仙女在拍手热烈欢迎仙宾的情感一样。一对孔雀,也有不同性情:一只爱凑热闹,凝神看着一个举袖轻舞的仙女,另一只似乎嫌太烦乱了,飞到荷香深处,安踞石上,静听着仙女们演奏的美妙音乐,景态十分生动。十二幅通景屏,幅幅风光旖旎,融洽愉快,充分表达了祝寿场面的气氛。”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第一屏(局部)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第一屏(局部)

《任伯年群仙祝寿图》是朵云轩木版水印历八年之工完成的十二条通景巨制。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朵云轩计划每隔三五年就会做一项精品,以此来保持木版水印技艺的传承。这些精品包括,《萝轩变古笺谱》、《徐渭杂花图卷》、《十竹斋书画谱》、《明刻套色〈西厢记〉图册》、《顾恺之洛神赋图卷》等。《洛神赋》完成于1999年,作为建国50周年国庆献礼的作品。

朵云轩木版水印 《徐渭杂花图卷》

朵云轩木版水印 《徐渭杂花图卷》

听前辈说,虽然大家花了那么大的经历去做这些项目,但由于作品的形式只适合在手上把玩,无法让其竖起来,不适合展陈。因此,基于这些原因,朵云轩开始考虑制作《群仙祝寿图》。这是件宏大的作品,又能代表海派风格,同时也是任伯年最精的作品之一。虽然任伯年有不少代表作,但从体量上来说,这些作品的规模无法和《群仙祝寿图》相比。此外,《群仙祝寿图》作于金笺之上,如果用现代印刷技术去复制,则无法达到很好的金底效果。所以考虑到这一点,用木版水印技艺则可以再现这件作品。

2000年,我从中国美院国画系毕业后,就来到朵云轩木版水印当勾描师。进单位时,复刻《群仙祝寿图》的选题已经订好了。2002年,朵云轩正式开始了复刻《群仙祝寿图》。我记得我最早是先尝试着勾一条屏,之后则全面铺开。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第六屏局部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第六屏局部

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是朵云轩有史以来尺幅最大的木版水印作品,由朵云轩木版水印团队毕8年之工精心雕印而成。勾描、刻板、水印3道工序,每道工序均为手工制作,需要绘制的勾描稿、刻印的雕版数量都接近2000件,水印工序更是需要反复手工套印多达万余次。《群仙祝寿图》纸张的长度和质感决定了它无法印很多,最终印数为10套,也是绝无仅有的。

由于这套作品的尺寸太大,需要采用调头印,而调头印很讲究套色的位置的准确,稍有不慎,最终印制的效果就会不好,因此从勾描到分版都需要考虑印刷的便捷性。这大大提高了分版和印制的要求。勾描的时候,我们没有拿原作来进行勾描。金笺作品在不同光线下的颜色都会不同,又很难把握。这些因素也使分版的难度也比往常的难度高。而在印前、印中,我们也研究了许多东西,包括纸张的厚度、计算了调头中的“马蹄”(指斜度)问题等,花费了很多时间。

印制中的《任伯年群仙祝寿图》,2009年

印制中的《任伯年群仙祝寿图》,2009年

朵云轩木版水印的发展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从事该技艺的员工比较多。随着朵云轩的发展,这些员工也逐渐分流出去,有些去做了拍卖,有人则负责古玩,从事该技艺的人员也在逐渐减少。当然,这也和木版水印的市场发展有关。复刻这套《任伯年群仙祝寿图》时,我主要负责勾描,另外还有两位同事也辅助我勾描;负责雕版的有三位,其中有一位是现在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蒋敏,负责刻全部人物等主版的是青年雕版师李智;负责水印工序的则是三位女性师傅,她们做起来也的确很吃力,一天印下来,手臂、胳膊会很酸。当然,她们有着20-30年的工作经验,还是能很好的完成这项工作的。为了能在2010年世博会前赶出来带去世博会展示,在最后,也由一些年轻人一起配合完成。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第十二屏中需要用大一点的梨木板印制的草

朵云轩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第十二屏中需要用大一点的梨木板印制的草

朵云轩木版水印所用的木板一般是没有瑕疵的梨木。《群仙祝寿图》的规模大,分版多。在项目开始时,我们就发现早年存下来的梨木板也不太够了。2002年左右,我们通过山东的印刷厂介绍,向当地的山民采购了一卡车的梨木板。这些梨树虽然很大,但锯开以后中间会裂开,所以块直径为40多厘米的梨树板只能分为2块20多厘米宽的板用。《群仙祝寿图》的第12条屏中,在荷花下方描绘了一些草,需要用30厘米宽的木板进行雕刻。在刚开始,我们找不到合适大小的雕刻木版。因为描绘草的线条是连在一起的,不容易分版雕刻与印刷。后来,在2008年,我们和扬州雕版博物馆进行交流活动时打听到他们正好有我们所需要尺寸的木板。就这样,寻觅到了适合的木板,就可以继续完成这项工作了。

在上海展览中心中央大厅展出的《任伯年群仙祝寿图》

在上海展览中心中央大厅展出的《任伯年群仙祝寿图》

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 在第二届进博会“非物质文化遗产暨中华老字号”展区展出

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 在第二届进博会“非物质文化遗产暨中华老字号”展区展出

《任伯年群仙祝寿图》完成于2010年4月,在世博会之前完工。当时,在朵云轩4楼的朵云轩美术馆做了一个朵云轩木版水印精品展,也是《群仙祝寿图》的揭幕展。之后,上海展览中心举办了“上海近现代名家作品展”,由于任伯年得《群仙祝寿图》的纸张是金笺,原作每打开一次都会有所损坏,所以朵云轩复刻的这套《群仙祝寿图》被借去展出,专门放在了中央大厅里,效果也很好。

热门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