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19世纪女性印象派画家,光线与色彩的追梦人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21 14:25:41     来源:互联网    

1874年,第一届印象派画展在巴黎举办,贝尔特·莫里索作为唯一受邀的女性参加了展览,此后她一连参展了8届印象派画展中的7届。20世纪法国著名的艺术史家亨利·福西永将贝尔特·莫里索、玛丽·卡萨特和玛丽·布拉克蒙德,称为印象派运动中“三位伟大的女性”。

印象派绘画的女性先驱以及追随她们的其他知名女画家中,虽然她们中有人英年早逝,有人被迫终止艺术生涯,也有人直至身后才迎来个人回顾展,但正如塞西莉亚·博克斯笔下的《追梦人》,她们都在有限的生命中追逐过艺术梦想。

1874年,印象派画家们初次登台后,批评家就迅速为他们的艺术贴上了“女性化”的标签。他们的画布尺寸小小,色彩轻薄如纱,笔触松松散散。在道德教化的历史场景中,充斥着日常琐屑——海景、英式花园、母亲和女儿们。

在19世纪的法国,大部分女性无法接受正规美术教育,学习裸体画可是件丢人丑事。对女性的限制也不止于画室之中。未婚女子如无监护人陪伴不能离家,待在家中料理家务或向年长妇女学点装饰艺术打发时间才是正道。不过,一些女性印象派画家,她们突破了社会限制,创造出同样精彩的作品。1894年,法国著名的艺术史家亨利·福西永(Henri Focillon)选出其中三位,贝尔特·莫里索、玛丽·卡萨特和玛丽·布拉克蒙德,称她们为印象派运动中“三位伟大的女性”。这三位女性与当时最知名的印象派画家都是朋友。马奈就十分欣赏莫里索大胆的笔触,据说在马奈的卧室中就挂着几幅他收藏的莫里索画作。

以下,为大家介绍印象派绘画的女性先驱,以及追随她们的其他知名女画家。

贝尔特·莫里索 (Berthe Morisot, 1841–1895)

贝尔特·莫里索,《莫勒库尔的花园》(The Garden at Maurecourt) ,约1884年,COURTESY TOLEDO MUSEUM OF ART

贝尔特·莫里索,《莫勒库尔的花园》(The Garden at Maurecourt) ,约1884年,COURTESY TOLEDO MUSEUM OF ART

贝尔特·莫里索是最知名的女性印象派画家,2018年,她的个人回顾展在欧洲和北美洲巡回展出。1841年莫里索出生,25岁时,在巴黎沙龙展览上初露头角。1874年,作为唯一受邀的女性,她参加了第一届印象派画展,1874年到1886年的8届印象派展览,她7次参展。莫里索与马奈过从甚密,还与他的哥哥成了亲,两位画家彼此影响,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使莫里索后期的作品风格更为大胆和抽象。她用松弛而大胆的笔触画画,强调表现力胜于自然主义。当时一位批评家写道:“她的绘画充满即兴创作的坦率,是用眼睛捕捉风景、用笔忠实描绘的印象。”在1884年的《莫勒库尔的花园》(The Garden at Maurecourt)中,她画出一位母亲正看着自己的孩子,眼中流露的感怀或许出于乏味或疲劳。对于画中人物的心理刻画,显示出莫里索的艺术感悟力。1895年,54岁的莫里索因肺炎去世,留下的画作暗藏着她的蓄势待发。

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 1844–1926)

玛丽·卡萨特,《划船派对》(The Boating party),1893–1894,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玛丽·卡萨特,《划船派对》(The Boating party),1893–1894,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在最初的印象派画家中,玛丽·卡萨特是唯一的美国人。出生于匹茨堡的殷实家庭,使她从小便接受了正规艺术教育。卡萨特最初在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学习,在费城学画裸体模特的愿望落空后,她前去欧洲。在欧洲期间,她跟随让·莱昂·热罗姆(Jean-Léon Gérôme)等学院派导师,并临摹了柯勒乔、委拉斯凯兹、鲁本斯等大师经典。1874年,卡萨特定居巴黎,并定期在沙龙中展示肖像画。1877年,德加邀请她加入印象派画展,卡萨特参加了8届印象派展览中的4届。卡萨特声称自己不适合婚姻和成为母亲,她依靠出众的肖像绘画和版画制作自食其力。 尽管如此,母亲和孩子的主题却常常出现在她笔下。与莫里索大胆的表现性笔触不同,卡萨特擅长刻画面部特征,她往往精确地画下她的朋友和家人。在《划船派对》(The Boating party)中,男子的表情被半藏起来,女子和孩子成了画面的中心。卡萨特曾说,她的目标是把女性描绘成“主题,而非客体”。

伊娃·冈萨雷斯 (Eva Gonzalès, 1849–1883)

伊娃·冈萨雷斯,《意大利剧院的包厢》(A Box at the Theatre des Italien),1874,© MUSÉE D'ORSAY

伊娃·冈萨雷斯,《意大利剧院的包厢》(A Box at the Theatre des Italien),1874,© MUSÉE D'ORSAY

伊娃·冈萨雷斯从未参展印象派画展,却与莫里索在内的一些印象派画家交好,画风也与他们相似。与不少19世纪法国女性艺术家一样,冈萨雷斯也无缘巴黎美术学院,不过富足的成长环境使她有机会在私人画室学习艺术。1869年,冈萨雷斯在巴黎结识马奈,成为他唯一的正式学生,马奈对她的影响充分显示在《意大利剧院的包厢》(A Box at the Theatre des Italien)这幅画中。两人相识那年,马奈为冈萨雷斯画了一幅肖像,作为回应,冈萨雷斯也为自己画了一组肖像,她在画中强调了自己的画家身份,而不仅仅是一位艺术缪斯。1883年,冈萨雷斯在诞下儿子后因为血栓逝世,年仅34岁。1885年,她的个人回顾展在巴黎举行,展出作品90件。

玛丽·布拉克蒙德(Marie Bracquemond, 1840–1916)

玛丽·布拉克蒙德,《塞夫尔的露台》(On the Terrace at Sèvres), 1880, COURTESY MUSÉE DU pETIT pALAIS

玛丽·布拉克蒙德,《塞夫尔的露台》(On the Terrace at Sèvres), 1880, COURTESY MUSÉE DU pETIT pALAIS

不同于那些获得家庭经济支持,得以施展艺术创造力的同时代女性,玛丽·布拉克蒙德的绘画主要依靠自学。在一次难得的机会中,她认识了画家安格尔并跟随他学习。虽然安格尔声名显赫,但布拉克蒙德最终离开了他的画室,她曾说这位老画家“不相信女性在绘画领域的勇气和韧性……总是布置一些花卉、水果、静物和风俗画的内容。”在巴黎,布拉克蒙德生动的大幅风景画吸引了印象派画家们,她受邀与他们一同展出作品。布拉克蒙德三次参展印象派画展,可惜由于身为法国画家兼雕刻家的丈夫费利克西·布拉克蒙德(Félix Bracquemond)的反对,玛丽·布拉克蒙德被迫放弃了画家生涯。

塞西莉亚·博克斯 (Cecilia Beaux, 1855–1942)

塞西莉亚·博克斯,《新英格兰妇女,理查兹女士肖像》(New England Woman. portrait of Mrs. Jedidiah H. Richards), 1895,COURTESY pENNSYLVANIA ACADEMY OF FINE ARTS

塞西莉亚·博克斯,《新英格兰妇女,理查兹女士肖像》(New England Woman. portrait of Mrs. Jedidiah H. Richards), 1895,COURTESY pENNSYLVANIA ACADEMY OF FINE ARTS

出生于费城的塞西莉亚·博克斯成为了同代人中最杰出的肖像画家之一。1880年代末,她来到巴黎,从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绘画中汲取养分,用于她的肖像画。她的肖像画颇有萨金特的风格,在大胆施色的背景前,是准确描画的人物形象。1895年,她成为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的第一个女教员。

塞西莉亚·博克斯,《追梦人》(The Dreamer), 1894

塞西莉亚·博克斯,《追梦人》(The Dreamer), 1894

莉拉·卡伯特·佩里(Lilla Cabot perry, 1848–1933)

莉拉·卡伯特·佩里,《小安吉拉 II》(La petite Angèle, II),1889,COURTESY WIKIMEDIA COMMONS

莉拉·卡伯特·佩里,《小安吉拉 II》(La petite Angèle, II),1889,COURTESY WIKIMEDIA COMMONS

莉拉·卡伯特·佩里在波士顿出生和长大,家庭富足的她,之后前往巴黎定居。在巴黎,她醉心于印象派的画风,尤其是莫奈对光线出神入化的运用。佩里收藏了莫奈的作品。在一次前往法国吉维尼小镇的旅行中,她认识了莫奈,并成为了他的学生。学习了法国印象派绘画后,佩里将这股画风带回了家乡美国。

热门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