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充另类的场域——观贺文斌的系列油画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13 14:27:40     来源:互联网    

贺文斌把细腻逼真的写实主义和怪诞奇异的超现实主义地融为一体,没有章法的思维扩展和出其不意的手法革新的确带有某种放肆,表达出的是一种带有游戏意味的创造哲学和一种另类的力量冲动。在他的画中,由带有浮世物化特征的女性为主体建构的虚拟世界,身体突显了性别的差异,在现实世界中卑微如尘埃,肉体和灵魂在异化着、展示着,甚至是是被解放着。它们似乎被书写成一种生命的粘性,正如福柯所指责的监测控制“健康、生存方式、生活条件以及存在的各种空间”的“生理权力”在起作用。画家和福柯一样,以非凡的方式对于现代社会做出了惊人的批判性的“随时随地的抵抗”的口号。

后园-烟花160x140cm

后园-烟花160x140cm

文斌的系列油画给人的最大冲击是把荒谬、矫情和找不到定位的世俗女性的独舞,上演在中国古典园林环境中,传统的场域被破坏,如同Julie Taymor的影片《Titus》中对莎士比亚戏剧进行全新诠释所使用的时空错乱的另类造型构成,或者顾长卫的《立春》中被强迫拼贴在一个视觉图景中的相互冲突的“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一种支离破碎的随意拼凑,杂乱无章却深具匠心、出奇制胜,强烈的不协调的张力喷然释放而出,构成了一种具有荒诞色彩的另类场域景象,演奏出一曲富有弹性的造型时空组织形式,蕴涵着特殊意义的美学。

玉兰花开(08年)150x80cm

玉兰花开(08年)150x80cm

我们跟着画家的脚步穿梭于苏州古宅的庭院空间中,徘徊于现代女性的迷茫柔媚舒展间,注视着这些荒诞怪异的图景,在意象碎片中完成一种对生活的想象和思考。绘画作为画家的表意话语,背后凝聚着对人类自身处境的一种演示和追问,其可能性和必然性正是来源于对其所揭示的结果之中,因此表述为“异化”和“荒诞”是很正常的。在对真实的戏谑模仿和肆意分解中,移植嫁接使之成为一种新的形态,它使自己在文本层面上获得更为宽泛的余地,以复杂性和矛盾性去洗刷单一性,探究和关注它们在某一时刻的横剖面上的相互关系,从而呈现一种无具体限定的永恒现在,建构一种非常规的美学观念。可以看出,画家一直在思考如何把自己魂牵梦萦的异质意象组合在一起,在令人意外的配置中传达特殊意义,采取与常规不同的和相逆反的方式来完成机智而巧妙的形式表达,在造型肢解的片段中获得新的艺术生命。混杂在一起的性质相异的地域和人物,构成了一个独异的场域,展示出几种不同的生命样态和艺术世界,独特的设置和方式昭示出另类的场氛和自由的审美。在这个维度上,它的突破意义确为重大。

热门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