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古诗词中品浪漫元宵节 | 今日元宵

作者:admin     时间:2020-08-12 14:24:04     来源:互联网    

古代的传统节日中,元宵节富有浪漫情调。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欧阳修的一阕《生查子·元夕》描述得简洁明了,将男儿多情、少女怀春的情愫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古诗词中,描写元宵节的盛况与浪漫者比比皆是,细细品来,颇为有趣。

诗画相配,更能体现元宵节的意境。南宋画家李嵩绘《观灯图》,描绘了宋人在元宵节奏乐赏灯的场景。

南宋诗人戴复古诗曰:“灯火夜深回昼日,管弦声动起春风。”诗与图的主题非常贴切。从诸多的诗词中,我们能体会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辛弃疾写“活”元宵节

在和元宵节有关的诸多爱情故事中,“破镜重圆”令人感动。

隋朝军队灭南陈时,南陈乐昌公主与丈夫徐德言打破一面铜镜,各执一半,作为以后相见的凭证。并约定在第二年的元宵节卖镜于市,以探对方消息。好容易盼到第二年正月十五,徐德言经过千辛万苦,颠沛流离,终于赶到都市大街,果然看见一个老头在叫卖半片铜镜,而且价钱昂贵,令人不敢问津。

徐德言一看半片铜镜,知道妻子已有下落,禁不住涕泪俱下。他不敢怠慢,忙按老者要的价给了钱,并拿出自己珍藏的另一半铜镜,泣不成声……卖镜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答应传递消息。徐德言题诗一首,托老人带给乐昌公主。

诗这样写道:

“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

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

这段佳话被四处传扬,所以就有了破镜重圆的典故。

正因元宵节的浪漫,才有了《大明宫词》中太平公主与英俊武士薛绍的相会,有了《女医明妃传》中允贤与英宗的邂逅。元宵节晚上,古代单身青年走上街头,赏灯、逛花市,月影疑流水,春风含夜梅,憧憬着那份“灯下邂逅”的心动缘分。

古代诗词大家的作品中,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就是描述元宵夜的情境。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该是一个多么热闹的元宵节呀。火树银花开满夜空,辉煌璀璨。起落之间乍开簇簇亮闪闪的花束,又迅速凋落,不灭的是它带来的欢欣。也许正是因为其短暂,才会让人倍感珍惜。正如伊人一个短暂的回眸,惊鸿一瞥,转眼又不见了。但那浅浅的笑靥已印在心上,牵引着他寻寻觅觅的脚步。

《青玉案·元夕》中,“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脍炙人口,其构思精妙,语言精致,含蓄婉转,余味无穷。

近代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云,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

唐朝诗人苏味道曾在《正月十五夜》一诗中写道: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诗中描写了长安城元宵之夜明灯错落、人潮涌动,深更时分人们仍不愿离去的情景。细细品读,闭目遥想,便会有一种身临大唐都城,梦游人潮灯海的美妙感觉。

当然,此诗也有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古代的女子,到了元宵节,可以去茫茫人海中寻觅自己的幸福。

李商隐的诗描述长安盛景

元宵灯会,是烛光祭祀发展的结果,万民同祀演变成万民同庆,灯会就变成民俗中最早的狂欢节。

按照三国王朗在《秦贺朔故事》中的记载,秦时元宵夜已经是“百华灯树”,“端门设庭燎火炬,端门外设五尺三尺灯,月照星明,虽夜犹昼”。

到唐朝时玩到最奢华,张鷟在《朝野佥载》中说,睿宗先天二年的正月十五,在京师安福门外作灯轮,高二十丈,金玉锦绣包装,燃五万盏灯。

唐代大诗人卢照邻的《十五夜观灯》这样描述元宵节燃灯的盛况:“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意指连接天河的灯光与烟火好像是星星坠落下来,靠着高楼的灯像是月亮悬挂在空中,可见人们参与的广泛和狂欢程度。

唐玄宗甚至令人制作过高达150尺、足有30间房大的灯楼。杨贵妃的二姐所制百枝灯树高80尺,光明夺目,百里皆见。人们打破了身份的界限,暂时抛却箴规礼教,万人空巷,灯火似海,尽情享受这愉快的一刻。

李商隐在《观灯乐行》诗中写道:

“月色灯山满帝都,香车宝盖隘通衢。

身闲不睹中兴盛,羞逐乡人赛紫姑。”

天上月光和地上灯火铺满京城,欢庆的车水马龙把大道都挡住了,富贵云集长安,好生热闹,诗人虽身闲,却没有去帝都看元宵节的盛况,只跟乡民们一起在家祭祀紫姑神。唐代上元夜“蜃楼海市星落雨,火树银花不夜天”的闹花灯盛景可见一斑。

元宵节的浪漫,就是与你一起看灯看人,看尽满城的美景良辰。宋代无名氏《鹧鸪天·上元》词云:

日暮迎祥对御回,宫花载路锦成堆。

天津桥畔鞭声过,宣德楼前扇影开。

奏舜乐,进尧杯,传宣车马上天街。

君王喜与民同乐,八面三呼震地来。

这首词描写的是宋徽宗时首都汴梁逢元宵节车水马龙的盛况,皇帝与民同乐,大官小吏前呼后拥,老百姓蜂拥而至,人人头上都戴着各式各样的花,一路看去,姹紫嫣红,光彩耀目,恍若花海。

今人谈及宋朝,皆赞宋之繁华。北宋著名的改革家、文学家王安石也曾情不自禁地赋诗:“车马纷纷白昼同,万家灯火暖春风。”王安石的佳作还有“传觞三鼓罢,纵观万人同”,“但令千载后,追咏太平功”。

据传,我国最早的灯联“天下三分明月夜,扬州十里小红楼”就出现在北宋。此外,一副成就了王安石人生两件大事的灯联趣事还被津津乐道。据说王安石20岁时赴京赶考,元宵节路过某地,见一人家高悬走马灯,灯下悬着上联,征对招亲。

联曰:“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王安石一时未能对上来,便默记心中。到了京城,主考官以随风飘动的飞虎旗出对“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王安石即以招亲联应对,被取为进士。

归乡路过那户人家,闻知那招亲联仍然无人对出,便以主考官出的联回对,结果被招为女婿。

唐伯虎笔下的元宵节优美感人

元宵节,人人皆吃汤圆。对于汤圆及其材料,古诗词中也有记载。宋代周必大在《元宵夜煮浮元子》中写道:

今夕是何夕,团圆事事同。

汤官巡旧味,灶婢诧新功。

星灿乌云里,珠浮浊水中。

岁时编杂咏,附此说家风。

元宵象征着团团圆圆。清代符曾写的《上元竹枝词》:

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

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

不但道出元宵是何种馅什么米做的,甚至连谁家的粉好也和盘托出。

宋徽宗赵佶,在元宵节为了“与民同乐”,要亲自登上宣德楼观灯“赐酒”。

凡在楼下仰视“圣颜”的仕女,都能获得赐酒一杯。据说有个妇女趁机偷了一只金杯,被发现押至御前审问。此妇女情急智生,作《鹧鸪天》一首,在圣前吟诵:

月满蓬壶灿烂灯,与郎携手至端门。

贪看鹤阵笙歌举,不觉鸳鸯失却群。

天渐晓,感皇恩,传宣赐酒饮杯巡。

归家恐被翁姑责,窃取金杯作照凭。

宋徽宗听后,对此女才智大加赞赏,不但未罚,反而“以金杯赐之”。

以玩世不恭、又才气横溢而闻名江南的六如居士唐伯虎,也在上元节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一首《元宵》:

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

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

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社神。

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

唐伯虎笔下的元宵节,意境优美感人。紧密结合元宵这一特定环境发出感慨。灯月交辉,笙歌遍地,连村女也穿红戴绿出游,其情景甚为壮观动人。

特别是那精巧、多彩的灯火,更使其成为春节期间娱乐活动的高潮。“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社神。”绘声绘色,元宵景物毕现眼前。“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脱口而出,最终以感慨结句。

所谓“良辰”“娱人”“笙歌”“开口笑”“消良辰”,便连成一线,组成了一幅元宵喜乐图。

元宵节留下了历代诗人很多美好的诗句,比如:“火树银花台,星桥铁锁开”,“车驰马骤灯方闹,地静人闲月自妍”,“朱轮画毂,雕鞍玉勒”,“春满鳌山,夜沉陆海”。

同时,围绕着月宫的一系列神话,如嫦娥奔月、吴刚伐桂、唐明皇游月宫等典故,都绘成彩灯,供人欣赏。它们与天上的月亮一同斗绚争丽,扮靓了华夏的城市。

在和平慈祥的月光下,人的心宁静而柔软,不论是从事什么样的庆祝活动,都轻轻地触碰在我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如今,虽然时移世易,元宵节依然是我们割舍不掉的精神符号,人们仍习惯在节日中团团圆圆。

责任编辑:王星

热门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