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迷路:杨和平的奇趣创作指南

作者:admin     时间:2020-08-09 14:27:41     来源:互联网    

正在展出

伊人与梦——杨和平个展

展览时间 Exhibition Dates: 2019.12.07-2019.12.30

展览地点Add: 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凤熙路27号

No.27, Fengxi Road, Gulou District, Nanjing, Jiangsu

杨和平少时生活在涡河之畔,在受教老庄哲学的同时,又接受了中原文化的雨露滋养,终成“大巧若拙”式的艺术风格。赏读杨和平的作品,我们可以暂时搁置他承袭谁家技法、取自何种用笔等问题,只需跟随画面本身,与艺术家一同进入他笔下的奇乐幻境:

这是一场春日的森林舞会,来客有神态各异、毛色不尽相同的长嘴大鸟,也有穿梭于百花丛中、似在寻求玩物的夜行醉猫。这也是在记忆里的夏日午后,正坐在树下乘凉啃瓜的杨和平,恰巧遇见庄周的蝴蝶、轻巧的瓢虫。

1

子非鸟 You Are Not A Bird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70.5×96.5cm

2019

2

醉眼迷离 Lush Life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70.5×96.5cm

2019

3

嫣然一笑 Beautifully Smile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5×34.5cm

2019

4

逍遥游-2 Cosmic Liberty-2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4.5×34.5cm

2019

厚“拙”薄“巧”,本就是杨和平作品独特的绘画语言。面对他笔下如此纷繁的奇趣异景,我们更难分得清楚,到底是杨和平的奇趣“巧”意表现出了他的“拙”味,还是杨和平自有的“拙”技刻画出了这些构成元素的“巧”功?

细读作品,不难发现其中的隐藏“彩蛋”。比如,瓷瓶原本的“开片儿”纹络,被艺术家转换成了歌舞陶俑、鸟兽禽鱼的轮廓线形,从而在一个画面中建构起了多个空间,二维平面也由此具有了三维叙事效果。《古陶下酒》、《藏古图》、《古风》即是这一序列的作品。

5

古陶下酒 Drink with pottery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5×35cm

2019

6

古风 Ancient Style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5×35cm

2019

7

藏古 Ancient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5×35cm

2019

画面中,我们并未见其间人物的具体神情,这便让人不禁冥思:是“我藏物”,还是“物观我”?这一问题包含了两个向度的逻辑思考:我藏物,物由我品赏;物观我,我随物旅行。在这看与被看的关系中,杨和平以古人之意,写今时之味,将我们倚重的传统艺术陌生化、趣味化,使得作品有古意却不崇古,有新韵却不媚俗。对传统文化的如此重构,让人不吝称赞。

8

藏古图Ancient Style -2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17.5×139cm

2019

9

大味若淡-2 Tasting -2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17.5×139cm

2019

杨和平把自己创作时的状态,称之为“迷路”。他并不提前预设最终的目的地,而是在寻觅的过程中,不断发现新的景色与惊喜。在我看来,杨和平的“迷路”状态,是将当下的每一刻,都视为故事刚刚开始的那个瞬间。由此,他便可以不断往返于旅途的起点和终点之间,并通过更新观看角度,来重新发现事物的多重意涵与价值。

10

一样醉人何必酒 Drunk without Drinks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5×34.5cm

2019

11

舞 Dance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34.5×34.5cm

2019

其实,这样的“迷路”状态,不止存在于杨和平的创作实践过程。在更为本质的意义上,“迷路”所流露出的,是始终存在于他潜意识中的记忆图像:父亲的书法、母亲的剪纸所映射的,是悠远的文脉根基、民间的传统文化;蝴蝶、瓢虫、大花等符号所投射出的,则是童年的游戏场景。所以,在某种层面上来说,“迷路”的过程,也是“重返”的过程:正是因着杨和平对儿时记忆葆有的深深眷念,推动他逐渐构建出一场奇趣梦境。也因着这份眷恋,杨和平肆意穿梭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撷取灵光,“淘”古“涣”新,终使我们在作品中体会到了纯正洒脱、别出心裁的奇趣意蕴。

文/郝宇12

热门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