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名家风采:当代画家叶瑞伟绘画艺术

作者:admin     时间:2020-07-28 14:27:07     来源:互联网    

图片1 副本

【艺术简历】

叶瑞伟,男、汉族,四川简阳人。1983年毕业于西南师大美术学院,2000年评聘为美术学教授,2001年任内江师院美术系主任,2002年调入重庆教育学院美术系任系主任、教授。2012年重庆市政府授予“重庆市名师”称号, 2015年晋升为二级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美术家协会理事、重庆中国画学会理事;重庆市艺术学科高级职务评审委员会委员,重庆市社会科学专家库入选专家;重庆市南岸区美协副主席。

迄今发表论文和美术作品(省级以上)100篇(幅),其中《惠风和畅》、《无言的歌》、《君子与百合》、《春雪》、《原上秋深云飘飘》等作品和论文入选教育部、文化部、中国美协等机构主办的美展并获奖,发表在《美术》、《美术观察》等核心期刊上,多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收藏。出版有《叶瑞伟中国画作品集》2 部,并有《孔雀东南飞》、《中国一百个军事家》等独幅画作在全国出版发行。

图片2 副本

《雅丹夕照图》80×60cm 纸本 2020年

笔墨纵横写沧桑

戈壁黄沙,大漠孤烟,古道驼铃,亘古洪荒,幽幽楼兰,悲凉沧桑……。穿越丝路,寻梦西域,是每一个画家共同的心愿。

己亥金秋,我们开启了纵横西域之旅。

经河西走廊出嘉峪关,进入哈密雅丹魔鬼城,探访古丝路大海道秘境。几十万年以来,风贴着大地飞过,切割出了绵延百里的雅丹地貌,行走在魔鬼城,举步之间,恍若看见了这个星球最初的荒洪。在丝路的时光隧道里,野骆驼拖着长长的影子走在夕阳西下的雅丹城堡里……。

图片3 副本

《哈密雅丹写生一》80×60cm 纸本 2020年

登上库木塔格沙漠之顶,体验城市与沙漠的零距离接触。晨光中,走进新疆现存的最古老的维吾尔族村落——吐峪沟麻扎村,正午时分过吐鲁番火焰山,赭红色的山岩热浪滚滚,地气蒸腾焰云缭绕,十分壮观。夕阳晚风里,独步在目前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交河故城,对话两千多年前的都市遗迹。

图片4 副本

《哈密雅丹写生二》80×60cm 纸本 2020年

从乌鲁木齐去昌吉市西南35公里处的努尔加大峡谷,站在高坡俯视,这里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峡谷两侧是大片的红褐色岩石,其中夹杂着青的绿的黄的风化层,形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图片5 副本

《努尔加之晨》60×80cm 纸本 2020年

图片6 副本

《努尔加大峡谷》75×120cm 纸本 2020年

沿东天山北坡至奇台县江布拉克,再去北疆富蕴县的可可托海,途中多次奇遇从高山牧场“转场”下来的放牧“大军”,成群的牛羊黑白相间,肥硕的身形带起飞扬的尘埃滚滚而来……。喀纳斯、禾木村、白哈巴、五彩滩,还有哈巴河的白桦园里秋色正浓,层林尽染。

图片7 副本

《多彩的山谷》80×60cm 纸本 2020年

由北疆到南疆,从天山到昆仑山,经吉木乃草原神石城、乌尔禾魔鬼城,地质景观瑰丽奇绝。独山子大峡谷、安集海大峡谷,经过河水亿万年的怒吼奔腾和雨水的冲刷以及风雪的蚀雕,活脱脱地将平整的大地切割开来,形成一道道错落有致的沟壑。崖壁上的巨大褶皱,雕刻着千年风雨和万年岁月的痕迹,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恍惚是一幅“从现代派抽象画里流淌出来的河流与峡谷”的自然历史画卷。

图片8 副本

《独山子大峡谷一角》60×80cm 纸本 2020年

走独库公路北段穿越天山,从唐布拉百里画廊至伊利河谷,霍尔果斯、赛里木湖、特克斯八卦城、喀拉峻、库尔德宁、那拉提,雪山美丽,草原辽阔,牛羊满山,骏马奔腾。独库公路南段,跨越天山多条河流,翻越终年积雪冰达坂和高山永冻层,沿途曲折壮观,神秘险峻。还有巴音布鲁克草原、库车大峡谷、大小龙池,精彩纷呈。从库车古城启程南疆之行,温宿(托木尔)的红层峡谷,红崖赤壁、千姿百态,西克尔的七彩山,丹青重彩,如同魔鬼的色盘。

图片9 副本

《库车大峡谷》60×80cm 纸本 2020年

图片10 副本

《西克尔七彩山》60×80cm 纸本 2020年

告别集伊斯兰文化、历史、建筑、民俗风情为一体的“迷宫式”城市—喀什噶尔老城景区,行走在帕米尔高原上。慕士塔格冰山、卡拉库里湖、白沙山白沙湖、塔什库尔干的石头城、金草滩,塔吉克的民族风情让人流连忘返。

图片11 副本

《沙海残阳》60×80cm 纸本 2020年

起始于叶尔羌河冲击扇上缘的金湖杨林,并从民丰县穿越沙漠公路到轮台的塔里木胡杨林、罗布人村寨,再到若羌县城,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塔里木河流域中穿行,寻觅着遗逝在大漠中的龟兹文化、尼雅古城、楼兰古城,大面积的胡杨林与河流、沙漠、戈壁、绿洲、沙湖、古道及荒漠草原融为一体,正值深秋艳阳天,胡杨林金黄灿烂,诗画斑斓。千年不倒的胡杨,挺立在原野之间,无论是朝霞映染,还是身披夕阳,它在给人以神秘感的同时,也让人解读到希望与生机。

图片12 副本

《塔克拉玛干胡杨一》60×80cm 纸本 2020年

图片13 副本

《塔克拉玛干胡杨二》60×80cm 纸本 2020年

图片14 副本

《塔里木胡杨》80×60cm 纸本 2020年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之后,在警车的带领下,我们顺利地越过了阿尔金山,进入到青海海西州的茫崖市。茫崖翡翠湖和大柴旦翡翠湖,如镶嵌在柴达木盆地沙漠戈壁中的璞玉,汪汪湖水,似翡翠一般耀眼。各种不同的绿,绿得美、韵、柔,旖旎,入眸,入心,形成了“水映丹霞、花土向阳、昆仑橙霞”等魔幻奇迹。行走在翡翠池盐路,一边倒映着雅丹魔鬼城,一边倒映着祁曼塔格亘古昆仑雪山,魔镜和瑶池在此交汇。

图片15 副本

《大柴旦翡翠湖》60×80cm 纸本 2020年

其实,最大的雅丹地貌群是在青海的柴达木盆地,总面积约2.1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260米,也是海拨最高的雅丹地貌群。我们自西向东穿越柴达木盆地,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中,存在有水中雅丹、沙海雅丹、城堡雅丹、鲸鱼雅丹、船型雅丹、鄂博梁雅丹等多种形态,而南八仙就位于这片最大的风蚀土林群中,这里还是一片秘境,充满了魔法般的诡异色彩。手机,GpS,指南针,卫星电话,对讲机到这里都会失灵。 

有人说俄博梁雅丹是荒野的尽头,当我们穿行在这雅丹地貌群中,一个个风烛残丘、姿态各异的雅丹造型,如同走进了一个神奇的魔幻世界,宛如抵达火星一般,彷佛来到了另一个时空。这里每一处都那么让人震撼,觉得大自然将这片地域雕刻得如此神奇,壮美,又那么梦幻。

图片16 副本

《荒野的尽头俄博梁》75×120cm 纸本 2020年

图片17 副本

《荒漠行记》60×80cm 纸本 2020年

戈壁,荒原,苍茫,悠远。一次西域之旅,行程15000多公里,积累素材万千,最终选取数幅画作,来还原记忆的碎片。试图用一根精神的魂,穿越丝路的沧桑,用一支文化的笔,描绘西域之大美。

笔墨纵横写沧桑,丹青绘出新视界。让诗和远方不再遥远!

叶瑞伟

2020.05.30于重庆

图片18 副本

《戈壁黄沙路漫漫》60×80cm 纸本 2020年

热门艺术家